查看: 6532|回复: 17

突然想编写小说,发表一下试试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6 15: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仙家山伏妖传
                                                                      编写:虚伪的我

                                                                        一 母子怨灵


   天刚一擦黑,棺陵村陈老狗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陈大爷,快开门啊,我是大刚!快开门啊……”来砸门的正是本村老陆家的二小子陆大刚,一看那样子就是有啥急事。
   而此刻陈老狗并不在家,只有陈老狗的儿子陈小辫躺在炕上呼呼大睡,被这敲门声惊醒后十分恼怒“靠!谁啊!这么讨厌呢!”可是敲门声一点停下的意思也没有,没办法只能伸个懒腰下炕“来啦来啦!别敲了!一会儿门漏了!”打开门一看是自己的发小陆大刚这火就更大了“陆大刚!你要疯啊!我们家门跟你有仇啊!你啥意思?”可陆大刚连理都没理他,一把把他推开就往屋子里走“边去,我找你爹,有急事!别当害。” “我爹给人看病去了,咋了大刚,啥事这么急?家着火了!”小辫开朗好动,看大刚这么着急就想逗逗他。“哎呀!我可没时间搁这儿跟你扯犊子,你爹啥时候能回来啊,这事儿就你爹能办……” “我也不知道啊,他走的时候也没和我说几点回来,哎……大刚到底咋的了,快和我说说。”大刚对小辫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把自己家小外甥这几天反常的情况和小辫说了一下……
    原来大刚的大姐带着一岁的儿子两天前从城里回来,想在娘家住几天,可是一进屋孩子就大哭起来,刚开始家里人还以为孩子到了一个生地方不适应,可是孩子却越哭越凶后来还开始发烧。送到村卫生所也没检查出啥事,听老人说这是不是得了啥外病,这才让大刚来找陈老狗看病。
    小辫听完
,心里就有点谱了,一拍胸口“就这点小事儿还用麻烦我爹?我去就能摆平。”“啥?就你?就你那二把刀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你能搞定?”大刚知道小辫这么多年多少也在他爹那学了些本事,可他平常没事就吹牛满嘴跑火车的毛病,又让大刚心里没有了底……可这陈老爷子还没在家,这可咋整啊!正想着,小辫一把抓住大刚的手就往外走“哎呀,还信不着我咋的,走!带我看看去,我要是不行不还有我爹呢嘛!墨迹!”大刚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小辫先回家看看。“大刚,你妹子春妮在家没?” “臭小子我告诉你啊,我找你是去看病的,少打我妹妹的主意!”两个人的家离得很近,边吵边闹转过两条胡同就到了大刚家。可小辫却被大刚家门口贴的一张纸吸引了目光“天皇皇,地黄黄,我家有个夜哭郎,来往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这种天皇皇裱纸是专门针对小孩夜哭的土办法,陈小辫看到这张纸,上去一把就给撕了下来。“你……你咋还给撕了呢?” “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不管用的。”大刚还想埋怨两句,可一想这东西贴了两天了也没起啥作用就没再说什么。
    刚进陆家院子里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阵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和大人们焦急的等待“大刚咋还不回来呀”“这孩子指定是中邪了”“孩子又烧起来了!”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一个小伙儿的声音传了进来“这事儿交给我吧!一切我来搞定!”只见小辫在门口摆了个极具装逼的pose,但帅不过三秒就被大刚一脚踹进了屋“别挡着门,快进屋儿……”大家一阵尴尬“小辫哥哥你来了”大刚的妹妹打破了尴尬,小辫一下就迎了上去抓住春妮的手“春妮,我来了,一切都交给我!”可是陆家人却极力反对两个人走的太近,一见这种情况马上紧张了起来“春妮!”“陈小辫把你的手给我放开,别碰我妹妹!”小辫一看陆家人瞪起了的眼睛,马上就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连忙走到屋子里先看看孩子的情况“来,先看看咱们的小外甥……”“那是我外甥!”大刚不满的道。
     其实陆家人看来人是陈小辫心里还是担心的,毕竟小辫年龄还小做这种事能行嘛?
     小辫走到孩子近前,那只有一岁的孩子正哇哇大哭,而且好像十分难受的样子,小辫是天生的阴阳眼,只是时灵时不灵,他仔细的观察孩子,但见孩子的眼底发青,隐约的看见有一个小男孩的鬼魂在孩子身后“这孩子确实撞邪了!”小辫这时可不敢再嬉皮笑脸的了,严肃的向大家说出了孩子的情况。随后他起身在屋里转了两圈,最后在靠东面的墙壁前站住了脚,盘算出了如何破解的办法“嗯!就是这里了。春妮你先去烧一壶开水,大刚你去找一个手电筒!”陆家人开始将信将疑的按照小辫的吩咐忙碌起来。
     过了一会儿,驱邪仪式开始了,陈小辫先让大家把屋里的灯关掉,用手电筒照出一道光束,然后让力气大的大刚双手托起孩子,把孩子的影子投在墙上,这时春妮的开水烧好了,小辫接过水壶毫不犹豫把开水浇在小孩的影子上“小鬼!让你尝尝你小爷我的厉害!”只见热水刚浇到孩子墙上的影子时,孩子的哭声突然凄厉了起来,突然孩子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叫,身体一阵的扭动,样子十分痛苦,就好像热水真的浇到身上一样,接着又一声惨叫,孩子的意识有了一刻短暂的呆滞,接着哭声就停止了,样子也恢复了正常了!小辫让大家把灯打开,全家人看到孩子好了都很高兴,纷纷夸赞起小辫的能力“小辫,不错嘛!”“小小年纪的就有这本事了!”“你小子有两把刷子呀!”“哈哈……现在知道我的厉害啦吧!嘻嘻……”小辫听到陆家人家的夸赞小辫子都要翘到天上了,可是正在大家的心情还沉浸在孩子病好后的喜悦中时,屋里却响起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王八蛋!你竟然敢烫伤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只想找个朋友玩,你们为什么伤害他!”众人寻声望去,竟然是陆家的大姐,而此时她的样子相当的诡异,身子站的笔直,双肩向下怂了着,脑袋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向上抬着,口水顺着脖子向下流淌,小辫忙回头对大家说:“不好!屋里还有一个鬼,大家分散……”可话还没说完,陆家大姐趁他回头时一下子就把小辫扑了个正着,上去就是又撕又咬,小辫一通挣扎,连忙使了一个“千斤坠”身子向下一沉,顺势一个懒驴打滚滚到一旁,但手臂还是别挠出了一道大血口子,给他疼得直呲牙。那女鬼哪能轻易地放过他“嗷”的一嗓子又扑向小辫,小辫连忙站了起来向后躲避,没想到脚下莫名其妙一拌,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正当他想起身的时候,一只大手落在他的肩膀上,小辫大惊!难道那个鬼跑我身后去了?连忙回头观瞧“爹……爹!?”原来是小辫他爹陈老狗驾到!“哼!臭小子!没本事还学人家驱邪!”说完也不理小辫,径直的向女鬼走去。“你是哪来的!为什么在这家作妖?”此时,陆家大姐伸出左手,凌空做了一个抚摸的动作,然后像是把一个孩子搂在怀里一样的抱着怯生生又心疼的说“我作妖?他们把我们母子带回来还困住了我们!我的孩子只是和他们的孩子玩一会儿,就被他们给烫了!还我作妖?”女鬼看出陈老狗不是一般人,心里十分惧怕,但语气还是十分的不满。陈老爷子听完女鬼的话转头问陆家人“你们是不是最近在外面带回来什么奇怪的东西了?”陆家人十分茫然,这几天也没带回啥东西啊。这时大刚一拍脑门“唉呀!前几天我扩菜园子的时候挖到了两个罐子,我看样式挺古旧的,就当古董带回来准备卖俩钱,这不在那儿哪呢嘛。”说完往屋子的西北角一指,陈老狗过去一眼就看出来是什么东西了,对陆家人说:“你们的的胆子还真不小,这玩应儿是装母子骨灰的‘母子阴棺坛’阴气重的很哩,它们就是你们自己带回来的!”然后又巡视了一圈屋子,发现屋子正门的上方悬挂这一面镜子。这镜子自古以来就是一件辟邪的法器,一面普通的镜子只要摆放得当就能起到辟邪的作用,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就有记载“铜镜主治:惊痫邪气,小儿诸恶,避一切邪门,女人鬼交,及治暴心痛,百虫入耳鼻中,将镜就鼓之,即出……显然镜子可以辟邪,李时珍进一步解释说“古镜如古剑,若有神明,故能辟邪驱恶,凡人家宜悬大镜,可辟邪恶”。“又有亦说俗称照妖镜,按照风水学的说法,镜子是阴寒之物,可以避邪。一般鬼魂之物都属于魂魄类,而镜子可以伤到魂魄元神。而且也不仅仅是大门上方可以摆放镜子,在其他地方也可以摆放,但是有不同的讲究。”正是这面镜子才让这母子的鬼魂出不去,便吩咐小辫把镜子摘了下来。然后对女鬼说:“现在你们能出去了,挖出了尸坛解放了你们母子的魂魄,你们现在就可以投胎去了,快走吧!”这时那陆家大姐的神情不再狰狞,左手抚着空气向陈老爷子深施一礼“谢谢老人家的大恩,小女子还有一事相请。”“说吧!只要不过分就行!”“小女子请老人家为我们母子烧些纸钱,我也好在路上为孩子买些吃食和衣裳。”“好!安心的走吧!一切我都会弄好的。”“谢老人家!”陆家大姐又对陈老狗深施一礼,然后领着大家看不见的孩子走出了屋门,到了院子里便停下了,目光呆滞的站了能有一分钟。突然头一歪,身体向后仰去,大刚手疾眼快,一把抱住姐姐焦急的问“姐!姐!你咋样了?”“我……我?这是咋了?”陈老狗见女鬼走了就吩咐大家“行了,一会啊用鸡蛋给大姑娘和孩子滚一滚去去晦气,再用艾蒿烧水把屋打扫打扫!那个小辫,你回家去拿点烧纸,顺便把那个母子坛拿回去。”
     一阵忙碌后,陆家大门口一大摞纸钱燃烧了起来,陈老爷子又剪了一大一小两个纸人给那母子做替身并做了一个简易的法事为那母子超度。“爹,刚才那女鬼也不咋厉害,你咋不把它收了呢,你看给我挠的!”小辫愤愤的道。“臭小子!你给我听好了,不是什么鬼都要消灭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前世种恶业后世得恶果,要广积善德,与人与己都是好事,不要动不动的就妄开杀戮知道吗!”“哦,记住了,爹”小辫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看着黄纸要烧完了,陈老爷子又对小辫道:“去把人家贴的天皇皇裱纸给贴好了,你说你这孩子,撕人家那干啥玩应儿,真欠!”“爹,这玩应儿不就是骗人的嘛,贴也没用啊。”小辫不解的问。“你这孩子,这东西毕竟是老辈儿传下来的,少说也有千年了,念的人多了啊能给孩子增加阳气,还是有好处的。”“行了,贴好了把东西收拾收拾咱也回家了。”见两人要走,大刚忙跑出来相送,并千恩万谢,这时大刚的妹妹春妮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一脸恋恋不舍地目送小辫。“看什么呢!我告诉你啊!不许去找那臭小子!”大刚赶紧把妹妹拉回屋。
         吵闹声传到小辫的耳朵里,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唉,你小子天生的孤独命,尅亲人,就别惦记着人家闺女了……”“爹你说啥呢,哪有的事,再说我一辈子不娶那咱陈家不得绝后啊。”“那就要看你能不能遇到那种命格奇特的女子了。”“那万一那女的长得跟个母夜叉似的我也娶?我宁可打一辈子光棍儿!”“你小子要求还挺高啊,到时候人家能不能看上你还不一定呢,哈哈……”“爹……你、你、我还是不是你儿子了?……”“对了,爹,你这几天总出去给谁看病去了……”“爹没去给人看病,是去后山修理那个妖孽……”“我知道我知道……是不是那个独眼儿的妖怪又出来了?”“嗯,明天你和我一起去看看。”
      月光映射在陈家父子归家的背影上,我们的陈小辫和陈老狗的故事也拉开了帷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6 15: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真的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6 15: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丫网的啊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7 17: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才还是你有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8 08: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 继续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8 09: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写起来 整个连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8 10: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牛鬼蛇神啊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8 10: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发呀哈哈想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8 10: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少看点儿乱七八糟额怪吓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8 10: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正英系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8 10: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丫网的人这么有才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8 11: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老铁 后来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9 09: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吓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9 13: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仙家山伏妖录
                                                                                    编写:虚伪的我

                                                                        二      诈尸
      关于那个独眼妖怪的事,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一个月之前……
      村里老赵家的老头在那天去世了。要说这老赵头儿啊也还算一个好人,一辈子心地善良,除了有点抠口碑在村里还不错,两个儿子也非常孝顺。这老赵头儿早上还好好的,下午说不行就不行了,大儿子把在城里打工的老二叫了回来,由于村里没有棺材铺哥俩只好把老赵头的遗体放在屋里的一张大桌子上,哥俩就在院子里给他爹守灵。“哥,就这么把爹放桌子上行吗?”“没办法啊,爹走的太急了,明天去邻村买副棺材吧。”“那咱俩就这么守几天呀?”“你说你,还是不是咱村的了,咋老习俗还不知道呢,守灵最少得三天,这样吧,等明天买来棺材咱俩轮班守。”“唉,我在城里处了个对象,还想这几天领回来让爹乐呵乐呵呢,没想到……呜呜”“这都是命啊,老二你也别难过了,唉”“对了,老二你去看看爹的长明灯还着这呢吗?可别灭了。”这长明灯是我国古代传统丧葬习俗,人死后在遗体正前方点长明灯或长生烛...那是不分昼夜长燃之灯...传说是用来替亡魂引路...照亮着通向阴间的路...不让亡魂迷了路...其实在佛教 贤愚经 第3卷中...记述了长明灯的典故...长明灯之所谓"长明"...喻意佛教有引领众生的精神...具有长存不灭的特征...众生在混沌的尘世中...可依著长明灯...找到向佛之路.“没灭,着的还挺旺。”“那就好,要不爹就找不到去那边的路了。”“哥!你快看那是啥?”老二一回头看到了一个黑影在灵堂晃动。
    哥俩赶紧进屋借着灯光一看,可把两人吓坏了,一只大黑猫不知道从哪钻进了灵堂,此时正在停放遗体的桌子底下,那只大黑猫瞎了一只眼睛,这猫哥俩认识,是自己老爹养的,可是两年前就扔了,今天怎么跑回来了呢?
     就在哥俩愣神的时候,那瞎眼黑猫竟一下子跳到了老赵头的尸体上用爪子一下子就扒开了盖尸体的白布,然后对着老赵头的嘴巴呼气。赵老大一下反应过来“快把这畜牲赶出去!”和老二冲过去驱赶那瞎眼黑猫。那黑猫见有人捉它也不怕,跳下尸体围着桌子转了几圈赵家兄弟也没逮到,然后后腿一登,跳到屋里的后窗台朝着兄弟俩看了一眼,仰头喵喵的叫了两声,才顺窗户跳了出去。“哼!便宜了这畜牲,下次再见到非打死它不可!”哥俩见黑猫跑了,说了几句气话然后把窗户都检查了一边,又用盖尸布把尸体盖好后接着去院里守灵。“唉?哥,不就一只猫嘛,你至于这么紧张吗?”“你懂啥?人死后不能让带毛的畜牲接触尸体,会诈尸的!”“可别扯了,人死如灯灭,都啥年月了,还诈尸,你以为拍电影呢?”“这话可别这么说,但老辈人传下来的,不能不信啊。”老二撇了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叼了支烟刚想点着“去!看看长明灯还着着不再抽。”“切,就能指使我……”“哎!老二!你咋不说话呢……”赵老大抬起头看到了老二在门口抖个不停,走过去一拍他兄弟“咋了?”赵老二哆嗦着转过头指着屋里“爹……爹活了……”赵老大往屋里一看,老赵头已经坐了起来,以一个活人不可能做到的姿势扭向哥俩的方向,嘴巴大张,直勾勾的盯着哥俩,就这样对视了半晌,谁也没敢动,只有老二一直嘟囔着“爹活了……爹活了……”赵老大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老二就跑“活个屁啊!诈尸了!快跑……”与此同时那老赵头也从桌子上爬了下来摇了摇脑袋,然后像猫一样伸了伸腰就追向哥俩。“咣”的一声哥俩关上院子的大门,“你守着,我去找人帮忙!”说着赵老大就找人去了。
      此时陈老狗家里,陈老狗和小辫正准备吃饭,以前陈老狗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虽然收入不多但生活还算富庶,可这几年上边下来人查到他没有行医资格证,从此不让他再给人看病了,现在生活挺拮据的,伙食清淡引的小辫很不满,“爹,现在也不让你看病了,天天吃这个嘴里都要长蘑菇了,这以后可咋活了。”“咋活不是活?要放平心态。”“说的轻巧,要不过几天我和大刚去城里打工吧。”小辫儿一直对大城市挺向往,这几天有事没事的就叨咕一番。
      正在这时,赵老大和邻居家的儿子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陈……陈伯,诈……诈尸了!我爹诈尸了!”一听诈尸,陈家父子不敢怠慢“小辫儿你们腿脚快,先过去应付着,我准备点东西就过去。”“嗯!爹你快点!”“你自己小心点,别让它跑到村里害人!更别让它见血!”“知道啦……!”这小辫儿初生牛犊不怕虎,早就和两人跑了出去了……
       三人跑到老赵家门口,只见赵家老二靠在门口的墙上不停的哆嗦。“二哥,你胆儿挺大啊!一直守着呢,那尸体还在里面吗?”“在……在,那啥……快过来拽我一把,要不是这腿儿不听我的我早跑了……”小辫儿让胆小的赵二哥躲在一旁然后趴在大门上听里面的动静……啥声没有!难道跑了?三人小心翼翼的推开大门,院里没有什么异象。三人又慢慢的来到屋子的门口往里一望,顿时把三人惊的呆立当场,只见老赵头四腿着地,眼里发出诡异的绿光正死死的盯着墙角的一个老鼠洞,也许是几人惊动了它,它就像野兽一样看着三人摆出了攻击的姿态,嗓子里发出威胁的呜呜声,“妈呀!跑……跑吧!”普通人哪见过这阵势,赵老大和他邻居调头就跑,其实小辫儿这时候也挺害怕,可是他不想像别人那样就跑了,那多没面儿啊!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那老赵头“嗷”的一声向他扑了过来,小辫想往后躲,正巧发现门口有个木头凳子,顺手抄起来挡在了身前,就听“喀哧”一声木屑飞扬,小辫儿退后一看凳子上五道深深的爪痕不尤的一惊“娘哩!这要是抓脸上不得破相啊。”老赵头见一击不中,人立了起来,就像猫打架时候的样子两手左右开攻抓向小辫儿,小辫儿没有办法,只好举着凳子左挡右躲的节节后退,正当他无计可施的时候他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再应付一会儿,我马上就好……”小辫儿边抵挡攻击边道“您还真瞧得起我,您再不快点您儿子英俊的脸庞就要被挠成土豆丝了!”也许是老爹的到来使他心里有了底气,他手里的凳子轮的呼呼挂风,趁老赵头攻击的空挡一凳子砸了过去,老赵头向后一窜小辫儿抓住机会捡起地上的盖尸布一下子罩在老赵头的身上,借着这点时间跑到停尸的大桌子前一脚把桌子踹倒顺势平推死死地把老赵头挤在墙角处。小辫这边一阵忙乎,而陈老狗却边不紧不慢的画着符边说:“那就是个行僵,你平时不是说你如何如何厉害的吗?这就不行了?”“爹啊!您就快点吧!我可坚持不了多久了,我咋看不像是普通的行僵啊!”正说着“咔嚓”一声巨响,尸体的两只大手刺穿了厚实的桌子,小辫条件反射的蹲下身子,大手从头上刺过,慢一点就得穿成血葫芦,陈老狗一看情况不妙,一个健步冲上前把符箓重重的拍在尸体的脑袋上,说也奇怪,这符一没粘胶水二没粘唾沫就紧紧的贴在尸体的脑门处,尸体就像被定了身一样直挺挺的保持着刚才攻击的姿势不能动弹。
        爷俩见危险解除了,就把那大桌子重新摆好,在上面铺上黄纸画了一道大的定尸符,然后把尸体平方上面“哎呀……都说死沉死沉的,这人死了咋还这么沉呢?”小辫儿擦了擦脑门的汗“爹,你说这老赵头咋还诈尸了呢?”“不好说,你去把赵家兄弟叫来问问。”不一会儿赵家兄弟到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唉……看来你爹还是手软没杀了那老猫,前两年我就看出来这猫有问题,告诉你爹这猫不能留,真是心慈面软留祸害啊……”小辫儿插嘴道“爹,那猫有什么问题呀?”“这动物啊在人间呆久了啊就会留恋人世间的烟火,俗话就有‘猫不过六狗不过八’的说法,这黑猫就是在畜牲道呆久了,也想尝尝做人的滋味,你说是不是啊!”最后这两句话陈老狗是抬头看着隔壁房顶说的。众人顺着陈老狗的目光望去,只见老张家的房顶上那只大黑猫正用它那泛着绿光的独眼恶狠狠的瞪着大家,然后转身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陈老狗知道,这畜牲一旦误入歧途就很难迷途知返,今天坏了这黑猫的好事它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看来这场除妖之战是在所难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19 15: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看大兄弟更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20 08: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要看更新记得点击只看楼主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2-18 11:30: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的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2-18 11:31: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原版  木偶诡异漫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将意见发给我们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434-6210434

    官方客服QQ:309299901

移动客户端下载
扫二维码关注我们

关于二丫网|免责声明|工作机会|小黑屋|联系我们| 公主岭二丫网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6-2016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B2-20150208[吉ICP备12006058号-4] )

吉公网安备 2203810200010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